首页 >军事

锯腿男子担事件降温而再度等死

2019-05-15 00:47:57 | 来源: 军事

锯腿男子担事件降温而再度等死

河北省2012年参加新农合的农民,每人年度内累计报销上限为7万元。30万,是郑艳良能报销医疗费的4倍多。没钱的郑艳良决定回家等死。之后他锯掉了腐烂的右腿,只为引痛成一快。

原标题:河北锯腿男子担忧自己事降温:降温意味着再等死

10月18日,河北保定市清苑县东臧村。郑艳良的房间,锯断自己病腿的工具还摆在床边。 新京报 尹亚飞 摄

2012年4月13日,河北农民郑艳良锯下自己右腿那一刻,并没想过这样做会给自己带来什么,只是觉得自己活得不像个人。

双腿动脉不明原因大面积栓塞,让他失去行走能力,双腿溃烂、露骨,伤口间长出蛆虫。

去过北京、保定多家医院的他,得到的答复是要么治不了,要么需要30万乃至上百万元的治疗费。没钱的他决定回家等死。

虽然交了新型农村合作医疗保障的参合款,但根据政策去年他的报销上限是7万元,额外的钱他后半辈子也还不完。

他的举动引来全国媒体关注,虽失双腿,但他不用等死了,各界捐款、政府协助,成了他新的依靠。

而就在郑艳良所在的村子,很多村民同样因病返贫、大病难医,他们,又要去那里寻找依靠?

郑艳良用一根钢锯和一把水果刀把自己右腿锯掉后的一天,保定一家医院的医生问他所在村子的村医郑克新,你们村那个郑艳良啥时候没的?

郑克新说,郑艳良这会儿正在村里跟人侃大山,他活了。

打听郑艳良的是他求救过的医院。去年正月初八,该院医生断言,他活不过5到10天。

这不是郑艳良听到的个死亡宣判。事实上,在他自锯右腿前,保定、北京多家医院对他的诊断结论,要么是没法治,要么是需要30万乃至上百万的医疗费,做手术会有生命危险。而不治疗,他多只能再活两三个月。

河北省2012年参加新农合的农民,每人年度内累计报销上限为7万元。30万,是郑艳良能报销医疗费的4倍多。

没钱的郑艳良决定回家等死。之后他锯掉了腐烂的右腿,只为引痛成一快。

然而郑艳良却活了。如今,他正躺在医院,接待一拨又一拨的来访者。

救命稻草

郑艳良怕自己的事降温。降温对他意味着,像他锯掉腿之前,只能躺在床上等死。

郑艳良坐在病床上,对着录音笔和摄像机,一遍遍地诉说遭遇。

去年他得了病,医院要么说没法治,要么说要花百十来万,新农合报不了那么多钱,他回家等死,后来把自个儿的腿锯了,反而一天比一天精神。

等待死亡的18个月,断腿处原本稀烂的皮肉居然开始包裹断骨,他才又燃起活下去的希望,他打给媒体,想要人给他捐个假肢。没想到全国都知道了他的事。

他曾在北京打过工,锯腿事件引来媒体报道后,几个十多年都不曾联系过的朋友坐着高铁专程来看他,落泪道:你咋把自个儿的腿锯了?

郑艳良觉得酸楚,又不知道该说啥,这不都是被逼的?

从10月9日起,他平均每天接受采访和接的时间,差不多10个小时。

面对摄像机时,他黑瘦的脸上表情丰富,有时会扬着脸,谁不信你让他来看看?

大多数时候,他脸上挂着笑容。有推开房门,他总会坐起来;有人打要给他捐款,他会先说你好,谢谢你关心我。声调很轻。

也有发怒时。去郑艳良所在的村子,打听像他一样得了大病村民的状况,他打质问,我告诉你,你只能管我的事,不要管他们的事。

挂断,他还通知了地方官员,于是,有人开着车满村找。

过了一会,他又让家人给打,为刚才的发怒道歉,有政府的人在旁边看着,我才这么说。

若没有地方官员在病房守着,他会对媒体说,感谢你们,也感谢社会,你们帮了我。但我不感谢政府和医院,是媒体报道我了,政府才让医院给我免费治病,再说医院治好了我,他们也出名了。

这样的日子持续了一周多,病房内外都闹哄哄的,摄像机的支架差点绊翻了端着输液盘的护士,护士嗔怒,请媒体先出去。医生也劝他赶紧平复一下亢奋的情绪,尽早手术。

点头答应的下一秒,他撩开被子,取下仅剩15厘米的右腿上罩着的纱布,露出皮肉未能包裹住的一截青森森的腿骨,给摄像机留足时间来个特写。

他怕自己的事降温。

降温对他意味着,像他锯掉腿之前,只能躺在床上等死。

[请本文作者与本联系 以便奉寄稿酬][:张琼]

密云搬家公司
星力八代注册
回收IC

猜你喜欢